知名記者確診癌症晚期,5年後竟奇跡康復!他分享心得:要學會利用人自愈的力量!

by 韩一丹2018-11-02

現在人們的生活壓力加大,很多人都在拼命工作,熬夜、不良生活習慣,加上免疫力低下,疾病很容易找上門。1個不可否認的事實,現在癌症患者越來越多。在大多數人的認知裡,癌症=絕症,價格高昂的抗癌藥物,即使進了醫保、提高了報銷比例,仍然令人望而生畏。所以,人一旦患了癌症,除了生命被掏空,家裡的金錢也會被掏空。用錢袋子買命、將尊嚴放在疾病之下,是很多癌症患者的寫照。今天小編推薦人民日報記者淩志軍先生的抗癌感悟經歷,看一個被預言只有3個月壽命的癌症晚期患者,如何康復重生!

但願能讓大家有所借鑒。特別說明,本文僅供參考,因為僅僅是個案。

△ 淩志軍:人民日報社資深記者、作家。作為時政記者,他曾記錄下中國改革開放30年來的風雲變遷。

2007 年,淩志軍被診斷為「肺癌,腦轉移」,即「肺癌晚期」。

北京、上海兩地名醫會診,幾乎一邊倒地判定,活不過三個月。

外科、內科、中醫、「太醫」,分別給出了大相徑庭的治療方案。

應該聽誰的?淩志軍選擇了聽自己的。

在求生路上,賭了兩次:

當多數醫生認為是惡性腫瘤,不立即手術會貽誤「最佳治療時機」時,他決定靜養;

當肺內陰影變小被多數醫生認為無關緊要時,他決定接受病灶切除手術。

他賭對了!五年後,他不僅活了下來,還活得越來越健康。他這8句抗癌之路上的「肺腑之言」,句句經典。

很多人不是亡於腫瘤

而是亡於無知和恐懼

淩志軍認為:我國癌症治療體系可能存在致命的弊端,人們對癌症的認識也存在致命的偏差。

著名腫瘤專家何裕民認為:「癌症只是一種慢性病」,這個觀點顛覆了「癌症是絕症」的慣性思維。

何裕民說:「很多腫瘤患者亡于對腫瘤的無知、高度恐懼以及恐懼本身帶來的盲目應對。」

我們恐懼,是因為我們不瞭解自己的機體,很容易過低地估計自己身體的自我修復能力,卻過高估計藥物的能力,不知道那些所謂「特效藥」有可能正是致命的殺手。

用理性和智慧智慧應對腫瘤,只要我們不恐懼,不盲從,不走上錯誤的治療之路,我們就已經有66%的機會遠離身亡。

即使腫瘤已經到了中晚期,也可以長期與癌共存。

沒想到做癌症病人

那麼沒尊嚴

2007年2月,淩志軍被診斷「肺癌、腦轉移」的概率為98%,即「肺癌晚期」。

北京、上海兩地名醫會診,幾乎一邊倒地判定他活不過3個月。

在治療期間,淩志軍發現,病人們花了錢、排了長隊、內心所期待和倚重的一流醫院的「特級專家會診」,才不足三分鐘。

醫生的一句「你等著吧」的「診斷」幾乎就是一紙身亡判決書。

手術、化療等高科技治療和開「天價特效藥」,是不同醫生的相同手段。而憂心忡忡、愁眉苦臉、排隊就醫甚至傾家蕩產的那個弱勢群體,就是中國癌症患者的群像。

我們要用腦子救命

而不是用腰包救命

在淩志軍開始治療之前,北京、上海的專家們陳述的治療程式是:開顱手術、化療、放療;觀察肺部病灶,二次手術摘除肺葉、化療、放療。

因為開顱也不能保證痊癒,淩志軍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:先觀察一陣。

期間,淩志軍自覺頭痛、眩暈、視覺模糊、眼球震顫等症狀並沒有更嚴重。

兩星期之後,醫生的說法是腦部的腫瘤「應該是沒有長大」!

他感悟:對病人而言,要用我們的腦子救命,而不是用腰包救命。

但是,他並非一味排斥手術,在可信的醫生,胸科影像學專家石木蘭確認肺部的癌症,並建議他做手術開胸之後,他立即按照石木蘭的推薦,選擇醫生為自己主刀。

肺部的惡性腫瘤被切除之後,他拒絕了化療及「特效藥」等對存活率改善不大的治療。

他決定,做一個聰明的患者,相信自己身體的力量,而不是依賴醫生和藥物,開始自我恢復。

把性命託付給自己

找到適合自己的康復之路

面對術後康復,淩志軍的經驗是:把性命託付給自己,走出一條適合自己的路。

淩志軍嘗試用一些純自然的方法恢復自己的體能,在一種「末日心態」籠罩之下,他每天步行5公里。

8000公里,就是他5年走過的路程,相當於從北京到拉薩一個來回。

這位「中國第一時政作家」在病後換了「門庭」,不再忙碌工作,轉而樂山樂水樂於助人,用鏡頭記錄美好,用熱情面對世界和人生。

内容未完结,点击第2页继续浏览

喜歡就加line好友!!!

點擊關閉提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