蔡康永:圓滑是一種低情商,真正的高情商是「允許自己負面」

by TG李菲2018-12-28

這是一篇對於蔡康永先生的專訪,針對情商這件事,編輯提出了九道問題。 蔡康永一一給出了中肯的建議,有許多想法,是我們從來沒想到過的。 看完獲益良多,給人許多啟發,我們一起來看看: 前段時間,我們專訪了蔡康永,問了他 10 道「刁鑽」的人生難題。只為了求證:真正「高情商」的人,究竟是怎樣的?

 

而他問我:

你把自己當人看嗎?

你允許你的悲傷、痛苦、羞恥、愧疚、嫉妒、憤怒、空虛存在嗎?

Q:一句話形容你認為的高情商。

A:不要為取悅別人,而委屈自己。

我最早意識到情商這件事很重要,是在讀佛學有關的書時。

我發現佛學很多在檢查:自我到底是什麼?那時候我發現,情商原來是一個研究自我的學問。這非常迷人,因為永無止境。

我不認為天底下有一直高情商的人在,因為人的情商是波動的。所以今天見到的高情商,明天就不一定是高情商。

就廣泛意義而言,我認識的人裡面我覺得最高情商的人,是電影導演 —— 李安。

作為導演,他要應付異常繁雜的事情,他還要理解每個人的情緒以及自己的情緒。在這樣的情況下,還要把電影給拍出來。

我覺得這個人,情商真的高。

那我的情商有多高呢?

我只能給今天此刻自己的情商打分。因為我下一分鐘情商就不一樣了。

我給自己這一刻的情商打 70 分。因為我自己感覺平穩、平靜,也享受到了此刻的快樂,所以是及格以上。

Q:高情商的人,怎麼面對他人的負面評價?

A:對不值得反應的人,我就不反應了。

面對別人的負面評價和指責,我還是一樣得採取「精明」的策略:

如果是不值得反應的人,我就不反應了。

我們的工作使我們面對異乎人的數量,我們會得到很多評價,不管是好的或者是壞的。

所有不起反應的原則是:好的你也不要收,壞的你也不要收。要不就都收,或者都不收。

你不能天真的說,好的我要,壞的我不要。當你接受好的評價的那一瞬間,你就要準備好接受別人壞的評價,你被影響的是雙面刃。

有人給你一顆糖,就有人砍你一刀。

我的節目每一次收視率比較好的時候,製作人都會依照電視要求要舉辦慶功宴,放鞭炮,宣告媒體:我們收視率第一。

我會跟他說,你看的是今天,所以你要慶祝。我看的是明天,就是你慶祝的第二天,收視率就會下跌。

你今天達到了高峰,明天就要往下走。所以今天你要慶祝這個高峰,明天就要準備好面對走下坡的沮喪。

你不要為這件事情高興,明天你也不用為這件事情而悲傷。

Q:高情商,是精明和圓滑嗎?

A:高情商是精明,但不圓滑。

高情商的人精明,但不圓滑。

我所說的精明,不是精於算計,而是他精確的判斷,刁鑽的選擇,每一件事情值不值得有反應。

每一秒鐘,懊惱,羨慕,不耐煩的種種情緒,在我們心中此起彼落。

看到一個女生的包包,就想我為什麼沒有這麼好看的包包;沒有趕到綠燈就懊惱,就想我剛才為什麼不走快一點....

每一個都要起反應的話,十分鐘就累了,不夠心力去處理重要的事情了。

所以,一個對什麼情緒都要起反應,什麼事情都要給評價的人,情商很低。

高情商追求的是,你有意識地讓這些情緒自生自滅。察覺這些情緒,知道情緒起來了,然後放它過去。

所以,我所謂的精明是,對揮霍你的精力,採取一個精明的立場。

那圓滑就不見得了。我覺得圓滑的程度界定於你犧牲了多少自己。一輩子圓滑下來,結果完全沒有自我存在。

那你活著的原因是什麼?這個圓滑就是很低的情商。

Q:高情商的人,怎麼面對親人的傷害?

A:你應該有多悲傷,就要有悲傷。

很大程度上,我容許自己被擊垮。我不認為每個人都要一直堅強,以及往前走。

在哪裡跌倒要不要爬起來,可以取決於你什麼時候想爬起來。在你還沒有準備好爬起來之前,在哪裡跌倒,你就躺在那邊,不要動就好。

我一直都覺得生活節奏舒緩一點,那就容許你有空間在跌倒時,躺在那裡不要動一陣子。

身邊最重要的人給了負面評價時,你應該感覺到挫折,悲傷與沮喪。他越重要,你就要越悲傷跟越沮喪。

情商很重要的事情是,你不但不應該否定你的情緒,還要練習恰當面對和消化你的情緒。

所以有人談了一場刻骨銘心的戀愛之後,花了兩年才從那個陰影當中走出來。

我覺得這個愛情對你有那麼重要,你就該花兩年來消化這件事情。你就算逞強,下禮拜就找了一個新的伴侶,你心裡面還是在為原來那個人悲傷,付出。

你的情緒無法隱瞞,欺騙自己。所以我們老老實實地面對它,比較好。

Q:高情商的人,怎麼處理內心巨大的憤怒?

A:發火沒用,因為你沒有讓對方收到。

「怒火」(直接發火)跟「怒冰」(「冰凍」自己不發火)到底哪個比較適合,真的要看場合。

我絕對不會每一個憤怒的場合都用「冰塊」的方法冷凍自己,讓自己不發火。

我有的時候就是會發火。

那什麼時候該發火,什麼時候不該發火呢?

所謂取得平衡,實在是我們想像中的一件事情。說的很好聽,可是做到需要不斷練習。那個練習就是看每一次我們在爆炸的時候,到底嘗到了什麼後果。

拍電影時,有次我的服裝師準備一套太空人服裝足足三個月。演員上戲,結果每一次走路都走成歪的。當時我就把那個頭盔罩到自己頭上,結果真的看不到前面的路。我發現是因為頭盔不是透明的。

内容未完结,点击第2页继续浏览



喜歡就加line好友!!!

點擊關閉提示